市第九中教师 王彪《要以掰苞米的心态看学生》

  • 来源:吉林市第九中学 2019-09-24 08:27 【浏览字体:      】  【  打印  】

 

王彪,现任初三•四班班主任、吉林九中语文学科教研组长。从教十九载,视语文教学为己的第二生命,他曾获“吉林省骨干教师”"吉林省语文教学精英""吉林市功勋教师"“全国语文教师基本功大赛一等奖”等荣誉。

念书的时候,每逢国庆放假,我都要回到家里,与父母一起割苞米,掰苞米。

苞米地地板有旱涝之分,土壤有肥沃贫瘠之别,每株苞米的长势也不尽相同。因此,秋收的时候,苞米的成熟度也各有分别:有的棒儿长,籽粒饱满;有的瞎尖子,尖部有两三公分不长苞米粒儿;有的,整个棒儿的周身只稀稀疏疏地长几个苞米粒儿;有的,苞米粒儿根本没有成熟,用指甲一掐,一股嫩浆儿迸射而出;更有甚者,一个粒儿未结,周身黢黑,是一个大乌米......

我妈是地道的农民,她从春到秋苦扒苦作地照料这几块苞米地,就盼着到老秋有个好收成。在她的眼里,苞米只分两种——有粒儿的和乌米。除了乌米,都是好苞米:籽粒儿成熟的,可以卖钱;籽粒嫩的,可以喂猪、喂牛。因此,在掰苞米的时候,她总是脸上挂着笑容,在她的眼里,苞米没有高低优劣之分,都是宝贝,都有用。

入冬飘雪的时候,是农民很开心的时节,因为忙活一年收获的苞米,终于要卖钱了。可是,粮贩子却是很挑拣的,他们要挑干湿,要挑成瘪,要挑是否霉变,要挑有无杂质......在他们眼里,好苞米少,孬苞米多。这时,妈总是哎声叹气,对她的苞米的遭遇感到不公。

转眼间,我已经教书快二十年了。

我每天守候在方方正正的班级后面,看着学生们上课,陪着他们自习、考试,感受着他们进步的快乐与失意时的忧伤......我有时觉得,我与当年的妈一样,也是在守候一方苞米地,也是在守候一份希望。

我也要像当年妈对待苞米的态度一样,而一定要不同于收苞米的粮贩子。我坚信,学生中是没有一无是处的“乌米”的,我要把学生当成宝贝,要欣喜地看到他们每一个人身上优点,要让每一名学生都感觉到自己是有用的,是有希望的......如此才不负师心,不负一份师者情怀。

写罢此文,顿觉一缕春光入怀,温暖,亮堂。教书,又有了一份热情;育人,又有了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