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第二中学教师 刘翠萍《刘翠萍和她的“二十二条军规”》

  • 来源:吉林市第二中学 2019-06-13 10:00 【浏览字体:      】  【  打印  】

 

“不要带手机,不要迟到,不要不讲究个人卫生,不要使用物品后乱放,书桌里一定要整洁......”这是市第二中学2018级1班的班规。

在外人眼里,刘翠萍是“严师”的标准样本。刘翠萍不反感大家对她严厉的评价。她认为,她是用制度和纪律约束学生,而非自己严厉的气场或强势性格——制度就是制度,是用来遵守的。

刘翠萍当班主任13年了。从2010年左右开始,她意识到应把手机视为大敌,她的经验是,成绩波动最大的那些孩子,几乎都与沉迷手机有关。社交软件、游戏、网剧深度影响着“00”后们。

每一批高一学生在入学时,她都会询问每个孩子是否配备手机。“哎呦,我的班级可不允许带手机呀”。如果孩子同意她的要求,会在登记表上确认。而后,她也会询问家长的意见,然后确认签字。刘翠萍从不会主动搜查孩子的手机。刘翠萍的做法是,让孩子们自己管理自己。用制度帮助孩子们战胜“心魔”。班级里放置一个收纳箱,全班再选出一位行事刚正不阿的同学负责保管。于是你便看到:每天早上,走读的同学们带手机的会把手机放入收纳盒,放学时再取出。而住宿生怕漏接电话,还可以把手机寄存到老师那。

当然了,任何事情都会有例外,总有孩子心存侥幸。刘翠萍会将手机没收,临到考试前夕会找孩子谈话:手机很贵重,父母买给你,是因为爱,两年之后手机可能也贬值了,现在你有一个把手机赎回来的机会……机会是,刘翠萍根据孩子的学习情况和表现,要求其考试名次进步。目标达成,手机返还,但绝不能再违反班规;目标未达成,一切免谈。刘翠萍发现,未达成目标的孩子从不开口求情。孩子们明白,制度是用来遵守的。

现在,刘翠萍的班级情况堪称窘迫:学生入学时中考成绩普遍不高,而在刘翠萍眼里,每个孩子都是平等的,只是有些孩子有先天优势,另外一些可以孩子“后发制人”,同样可以取得不错的成绩。

成绩从何而来?还是要依靠制度和习惯。如果把2018级1班的班规整个体现出来,可能要打满一整张A4纸张,从学习到生活都会有很规范的要求。比如:使用后的备品一定要摆放整齐,每一样备品都有固定的摆放要求;地上绝不可以出现垃圾、杂物;门、窗之上不准有手印;窗台不能有灰尘;个人物品从书本文具到水杯的摆放也都有严格的要求。上述要求还辅以小组积分评比制:每个项目都有积分,全班的6个小组每周一次评比,排名最后的一组要清理一周室外担当区。

有人会担心“00”后们的早慧,他们要是寻找规则漏洞怎么办?不存在的。一个小组两次排名垫底,小组就要内部整顿,小组长要换人;如果几个小组达成默契,试图排名并列则由加分制打破,考试成绩好的,作业完成的好,纪律保持的好,加分会让名次出现变动。

按照刘翠萍的预计,孩子们大概需要一个学期来适应这些规则——毕竟,大多数谈不上有着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不过,孩子们还是在规则的熏陶下,展现出了极具韧性的一面,他们用时两个月左右基本上能适应这些规则。“他们原来都是在初中学习中等偏下的孩子,但是他们现在不一样了。孩子们认为自己是刘翠萍老师的学生,理应做得更好。

教育做得更好谈何容易。这是一件漫长而波澜不惊的事。习惯不会自发形成、能力不会自然提高、班级干部不会自己成长、班级不会自动和谐。

刘翠萍认为,除了用心和坚持,没有别的窍门。这一学期以来,她会每天都是早晨6:45左右到校,晚上都是8点甚至9:30分查寝之后方才回家。

部分学生承认,规则只是一方面,老师付出的多,他们也不能让老师失望。有的孩子学习退步,刘翠萍找其谈话时还未开口,对方便承认:老师,我最近有些放松,或玩手机玩得多,有点管不住自己。好,那刘翠萍也会找上家长,双方合力帮其改正。

奇迹不会总是发生,但平凡人的努力足够让人骄傲。现有指标中,考核成绩主要源于出入口的对比,即中考为入口,高考为出口。

2012的高考,刘翠萍的班级中考入口只有2个一本指标,但高考考入一本11人,二本以上达到50人;2015年的高考,没有一本指标都,但她们班40个同学参加高考,考入一本4人、二本34人。2018年的高考,中考入口全班只有一个500分以上的 ,在没有一本指标,8个二本指标情况下,全班39人参加高考,考入一本2人,二本29人。

对刘翠萍来说,时间紧迫,她希望奇迹和好运也会降临在这批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