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热点文章
  政务公开
  法律法规
  法治动态
  普法交流
  通知公告
  案例分析
 
首页 > 法规 > 案例分析 > 文章内容
未成年人酒后身亡家长卖酒者均有责
时间:2018-07-31 08:56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 点击:

 

    商家向未成年人出售白酒,未成年人饮酒后酒精中毒死亡。未成年人家长因此将商家告上法庭索赔。在此案中,商家应该承担什么法律责任?未成年家长是否也应担责?今天,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未成年人家长承认对孩子疏于监护、管教,卖酒的商家和雇员承认违反法律规定给未成年人售酒,没有对未成年人尽到社会监管责任。最终,在二审法院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基于自愿、合法、适当原则,达成调解协议。

  朱某敏在宁夏平罗县经营一家红高粱酒坊,他的父亲朱某晓在酒坊当店员。

  2013年9月28日8时左右,田某、李某的双胞胎儿子田南(化名)、田明(化名)趁父母外出工作,邀请同学王某到家中喝酒。3人来到朱家的酒坊,准备购买1斤白酒。朱某晓称购买数量太少不卖,3名未成年人又提出购买3斤白酒。随后,朱某晓将价值10.5元的3斤散装红高粱白酒卖给田南等3人。

  3个孩子回到田家,将3斤白酒喝完后昏睡。当天下午,田南因酒精中毒死亡,田明和王某经医院抢救后脱离危险。

  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经过调查,排除他杀可能。此后,田某夫妇与朱氏父子一直没有达成赔偿协议。田某夫妇于是将朱氏父子诉至平罗县人民法院,他们认为,田南死亡、田明中毒给家庭造成经济损失,朱氏父子应当承担这些损失70%的责任,即赔偿110660.55元。

  在此案一审过程中,朱氏父子辩称,3名未成年人买白酒时并没有说明是自己喝;田南死亡是因为原告没有尽到监护、管教责任;原告的诉求没有法律依据,商家不应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进行调解时,朱氏父子表示,出于道义考虑,最多向受害人家庭支付1万元。

  调解无果,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判决认为,经营者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此案中,酒坊营业员朱某晓明知受害人系未成年人,仍将3斤散装白酒出售给受害人,最终造成受害人田明酒精中毒、田南酒精中毒死亡的后果。法院判定朱某晓有过错,且属重大过失,应承担赔偿责任。酒坊的业主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受害人田南、田明系未成年人,他们的父母作为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职责,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法院判决朱某晓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91276.80元;酒坊业主朱某敏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一审宣判后,朱氏父子不服提起上诉。

  此案二审审理期间,石嘴山市中院办案法官深入原被告双方家庭、酒坊进行调查走访。法官了解到,田某夫妇系进城务工人员,为了生计早出晚归,每天只留点钱给两个孩子买午饭,他们很少过问两个孩子中午是否吃饭、学业怎样;朱氏父子是从南方到宁夏做生意的流动人口,生意一直不景气。朱氏父子多次向法官表示,如果必须赔偿,只能请法院变卖酒坊,将变卖所得钱款赔给原告。

  经办案法官多次调解,田某夫妇承认对孩子疏于监护、管教;朱氏父子也承认违反法律规定给未成年人售酒,没有对未成年人尽到社会监管责任。

  在二审法院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基于自愿、合法、适当原则,最终达成调解协议:朱氏父子赔偿田某夫妇经济损失共计55000元,当庭履行4万元。

此案成功调解后,承办法官向记者分析了案件中的法律适用问题:此案适用未成年人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一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关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状况和行为习惯,以健康的思想、良好的品行和适当的方法教育和影响未成年人,引导未成年人进行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吸烟、酗酒、流浪、沉迷网络以及赌博、吸毒、卖淫等行为。第三十七条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侵权责任法则对过错侵权责任及侵权后应当赔偿的经济损失范围作了规定。对于经营者朱某敏、销售人员朱某晓,两人还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责任编辑:)